分类
未分类

丁丁历险记:够胆的男人,都在家里给自己行割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麻薯,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麻薯,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前几个月,大家还憋在隔离期的家中时,有些朋友没有闲着:

 

       

但网友一致表示,最重要的话是这句:

  

       

网友的担忧并非多余,在Kingly的“壮举”之前,已经有很多无知无畏的男子汉以身试法:

好痛

上橙色软件搜了一下,发现确实低估了人类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自信展露头角”……还挺幽默

和网上许多悲惨报道的画风不同,评论区有大量真假难辨又充满喜悦的小作文:

    

 

       

但也有比较真实的差评:

        

还有很多惊悚配图,不放了,也不建议自行搜索。

港台的网友也闻风而动,“连包皮切割器都买得到”成就了万能淘宝的威名,一时间油管上多出不少开箱测评视频(当然不会拿人来做实验):

       

        

幻肢隐隐作痛的我去找到了一位男科医生,问他作何感想,回复是这样的:

这其中当然有各种监管不力的因素,普通人可以轻易在网上购买到手术包,甚至还能有人售后“指导”,这是置人身安全于什么境地?

但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居然真的有市场……

你或许很难想象,每天身边擦肩而过的普通男性,就有在家自己手动割包皮的胆识,轻易得像是做手工。

主要的原因当然是省钱,在正规医院,包皮手术的价格大约在2000~3000人民币不等,和网上三位数甚至两位数的DIY工具比起来,确实是贵了。

但更重要的是,广大男性面对这种隐私的生理问题时,只有少部分人会乖乖地去三甲医院咨询。

更多人会选择相信路边或搜索引擎推荐的广告,投到了各类莆田系男科医院门下。

然而,再健康的人到了莆田系医院,都能得到人均一张的病危通知书。割包皮的小手术可以给到几万的天价,一刀切在胯下,一刀切在心里。

想跑?医生自然会循循善诱,不割会有各种健康隐患哦,你可能以后都会“不行”哦。你是不是想拿自己的要害开玩笑?

被骗了巨款的男性比比皆是,掏不出钱又被吓到的男性回家淘宝了DIY神器,积极自救,给自己动手术。

不得不说,这种带着血的勇气,之前只在非洲的原始部落见过。在非洲的一些部落,男孩子的成人礼就是以野生方式割包皮:

刚满20岁的年轻男孩不去医院,没有麻醉,非常简单直接地被人固定、拉扯并且下刀,术后只用树叶草草包扎。

对他们而言,忍受疼痛是必不可少的元素,去医院切包皮的那些男孩,会被视为懦弱的小娘炮。

    

考古发现于刚果的“手术刀”,割礼专用

这种原始意气的男子气概害了不少人,自90年代有记载以来,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小男子汉死于术后因不良卫生条件导致的感染(你还敢在家自己割包皮?)。

另一方面,2007年,医学界迎来一个大突破,科学家们研究证实,割包皮可以有效地减少艾滋病毒的传播率。这在HIV传播率非常高的非洲地区极有现实意义。

结合以上两点,如何让非洲的男性接受安全卫生的包皮手术,一度成了各类国际卫生组织的重点项目。

世界卫生组织就有一个小目标,就是在2021年前,在 14 个非洲国家有 2700 万男性割掉他们的包皮,以减少340万人的HIV感染风险。

非洲的割包皮广告,要去医院做手术啊!

在非洲,去医院做包皮手术,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好事。

但是纵览全球,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这台手术的流行程度相差甚远。比如,美国有75%的男性都挨过一刀,可就在邻国加拿大,这个数字只有30%。更不用提在亚洲的一些国家地区,这个数字低于10%。

现代医学在这件事上的建议很简单:除非特定情况,一般的包皮可割可不割,割了可能干净点,可以减少一些性传播疾病的传播率;但不割的话做好清洁工作,也可以。

但人们显然不能满足于这么一个简单的结论。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男性对于自己的隐私部位往往有异乎寻常的关注和钻研精神。所以到底“要不要割”的重大问题,也被人们吵来吵去地吵了千百年。

这台小手术甚至曾经引起过血雨腥风。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中东后也带来了希腊文化,不割包皮的希腊人和当地割包皮的犹太教徒格格不入,并最终引起了当地犹太教徒的叛乱(一场包皮引发的血战)。

没错,这是人类历史上传承最悠久的手术之一。有历史学家认为,一万多年前的人类就会割下战俘的包皮,作为阉割酷刑的替代刑罚;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古埃及壁画上,就有关于包皮手术的历史记录:

      

(觉得有点可爱怎么回事)

古埃及人割包皮的意义会更积极一些,一方面为了清洁卫生,另一方面,这种割礼往往会伴有一个盛大的仪式,象征着丰收、智慧和长大成人的勇气,“割包皮”是当时精英阶层的身份象征。相传,古埃及人崇拜的太阳神就自己给自己割过包皮。

时至今日,宗教仍然是割包皮的重要理由。根据WHO的数据,全球有不到40%的男性割了包皮,半数的人是因为宗教文化的理由,一出生就被下了刀子。

很多人对此的态度是:割了就割了呗,毕竟医学也证明了割了会比较健康卫生,也会减少女性伴侣各类疾病的发病率。

从这个意义上,“割派”一度成为了一种象征现代和进步的政治正确。

       

 ↑流行歌手雪儿就曾发推,声称女性就应该对男性立法,让他们通通割个干净。这还不够,还要颁布相关的证明文件,否则就要受罚。

虽然“政治正确”,但雪儿的这番发言实在太疯,为她招致了众多谩骂和攻击,网友纷纷表示女性有身体自主,男性怎么就没有了?男性难道不能决定自己包皮的去留?

这些抗议的声音里面也有相当动真格的,“反割派”的活动家们从1990年代就开始创办网站,不遗余力地宣传包皮手术对男性的伤害之大。

他们广泛地派发问卷,并拿出数据表示:很多男性在包皮手术后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适感受,更有许多男性因为术后疤痕恢复得不好看而自卑、痛苦,感觉自己不是个“完整的男人”。

民间甚至有专门的“反割”组织上街游行,控诉割包皮手术,尤其是在婴儿出生时就对其实施的手术。游行活动中,他们身穿裤裆处沾有“血迹”的白色衣裤,看起来真的就很痛了……

  

     

在2017年发生的一桩悲剧更是令“反割派”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英国男孩亚历克斯原本英俊挺拔爱运动,正有大好人生要展开。21岁那年他接受了包皮手术,却让他坠入了深渊。他声称这场手术给他带来持续的痛苦,让他的性器官变得麻木破损,“犹如眼球失去了眼睑的保护”。

两年后,他带着这种痛苦自杀。

亚历克斯的母亲事后披露了这些令她心碎的细节,她说,如果知道手术存在这样的风险,她很有可能就不让儿子接受手术了。

她还表示,之所以将这些隐私公之于众,是希望能够减少公众甚少谈论包皮手术的禁忌。她希望通过儿子的故事,可以让人们重新评估这个手术的优势与劣势。

这本身是一台小手术,但在社会层面,这可能是内涵最复杂的小手术之一,涉及到身体自主、两性平权、医学伦理、宗教文化等等方面。

人们面对同样的一台手术,竟然能发展出完全不同的选择和思路:有人坚信这是一种摧残和伤害,会令自己变得“不行”,甚至为此不惜去死;但也有人坚信这意味着勇气和新的未来,这可以让自己变得“很行”,为此可以在家对自己切皮剜肉。

但无论选择什么,请一定要站在科学、卫生、健康这一边。

对于有些胆大包天的狂徒,结果其实往往是这样:

请放你的男科医生一条生路,也放自己一条生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麻薯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