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TikTok折射出美国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撰文/杨琦琦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 自从今年7月6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外宣称,美国特朗普政府有意以国家安全理由封禁海外版抖音TikTok以来,TikTok与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立即被美国政府与

撰文/杨琦琦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

自从今年7月6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外宣称,美国特朗普政府有意以国家安全理由封禁海外版抖音TikTok以来,TikTok与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立即被美国政府与乃至整个美国社会放到了显微镜下审查。在上周末,TikTok也迎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转折点 —— 特朗普允许微软出钱收购TikTok,以在北美业务的形式使得TikTok避免被封禁的命运。

特朗普保护主义背叛了美国民众的基本利益

特朗普自宣布竞选总统以来就一直宣传“美国优先”和“使美国再一次伟大”这两大治国理念,而特朗普在上台之后也的确没有食言,不惜伤敌七分自损三分的代价,与所有主要贸易伙伴打贸易战,并且以进入美国市场和使用美国科技的权限做要挟,确保在谈判桌上拥有足够筹码。

看似特朗普政府仿佛付诸了一切努力让美国利益最大化,事实却是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国际贸易机制严重受损、本土中小企业和农民们受到关税影响成本激增而订单减少。新冠疫情初期,特朗普政府混乱而又不科学的应对政策导致美国成为现今受影响最重国家,

有数据显示,TikTok的美国18岁以上用户人均每月至少观看13小时时长的短视频。这也恰恰印证了这款智能手机软件在美国用户群体中极高的地位与价值。

正值疫情封闭期,众多美国年轻人既无法回归校园又缺乏就业岗位,各地民众自我娱乐消遣的方式极其匮乏。在此关头,封禁最受欢迎的媒介互动平台完全违背了普通美国民众的利益。

TikTok用户联名抗议特朗普政府但无力逆转

自特朗普考虑封禁TikTok的消息传出以来,美国年轻用户群体与依赖TikTok为生的内容创作者和短视频拍摄者们都纷纷提出抗议,并且有多人联名上书公开信给白宫解释封禁后的潜在恶劣后果。

即便如此,在我看来此类反抗很难施加足够的压力让特朗普政府逆转此前的政策走向。使用此类移动端社交媒体的群体普遍年龄偏小投票率也不高,并且在政治倾向方面也与特朗普的选民们截然相反,哪怕大选在即,特朗普封禁TikTok得罪用户群体,其实并不会在大选前期改变过多选民的决定。

难道特朗普不知道这些年轻用户的偏好和对他这一政策的不满吗?当然不是!特朗普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出身,他更清在大选前的紧要关头让天平向哪一方倾斜。

TikTok用户更年轻,他们是美国的未来。但眼下,他们对美国总统选举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这些群体没有足够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实力,仅凭他们个人的偏好,怎么能阻挡特朗普的政治野心和美国优先的野心?

当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促进美国经济发展的利益时,只要和这一规则相违背的,都是特朗普将要被“优化”的对象。

强制收购凸显美国新自由主义价值“本土化“趋势8月5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白宫内部的多位高层官员,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和经济顾问库德洛都劝解特朗普避免全面封禁TikTok,而是支持微软谈判收购TikTok在美业务。在这之前,特朗普公开发声强调如果收购成功,财务部应该拿到一笔“丰厚”的提成。此举一出,背后的动机众说纷纭。有专家提出TikTok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市场已然成为了脸书的一大竞争对手,而这个竞争对手又百分之百由一家中国公司所有,那么依照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政策理念,将会强迫母公司字节跳动放弃对TikTok的控制所有权。当然也有更加极端的声音强调,对TikTok的围剿其实就是华为事件的延续,美国政府的想法纯粹就是一家中国人创造和所有的企业绝对不能成为领军全球的科技巨头。不管特朗普政府的考量到底如何,自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以来,全球化的逆行趋势已然成型。美国对本土市场的自我定位也在逐渐改变,一直由自由主义价值体系所支持的消费市场近年来反复排斥外来竞争,频繁以类似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这种“莫须有”的罪名遏制中国科技公司发展。证明至少在特朗普政府当权期间,美国新自由主义价值体系所提倡的包容创新自由开放等市场原则只局限适用于美国本土企业,对全球的包容性等于零,是赤裸裸的“伪自由主义”。

字节跳动可以学学谷歌们对欧盟的态度

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并不是没有做准备,字节可以说在证清白这方面已然做到了仁至义尽。抖音本来就分国内与海外版,海外版的用户数据尽数存放在美国弗吉尼亚和新加坡,并且刚刚宣布在爱尔兰购买了最新的数据中心。

TikTok的负责人从刚开始的中国人朱骏换成了前迪士尼美国高管凯文迈尔,并且承诺在三年内雇佣超过一万名美国员工。

可惜的是这一系列举动背后的动机,来源于字节本身对TikTok全球化的需求,而不是来源于现实中TikTok这家公司全球化发展的刚需。

谷歌和脸书在香港国安法实行以后开始重新评估他们在香港的业务,但是抖音却压根没有评估就宣布完全停止在港业务。在这一系列的举措下,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审查力度却有增无减,这说明特朗普政府根本不在乎字节跳动为全球化和去中国化所作出的各种牺牲奉献,他们最在乎的还是字节的中国DNA。

美国本土科技巨头们在海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类似纷争。欧盟从很早就致力于立法对苹果、微软、谷歌和脸书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们收取高额的数字税,并且多次开展反垄断调查,最后对这些美国企业开出巨额罚单。

这些美国的科技巨头在全球化进程受挫的同时,他们的选择并非无底线讨好外国政府,而是从法律途径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甚至从外交途径游说美国政府施压欧盟决策层。

如果字节输了,美国将更会赢在未来!

当然,强迫让字节将TikTok出售给微软,的确可以算是特朗普政府保护美国国家利益的一大胜利,但是我个人觉得特朗普保护主义的最大胜果却会诞生在未来。

这笔收购很有可能会开创一个中国科技企业在海外市场被强制出售股权、资产、产品和知识产权的时代。起码在美国市场,一旦有了TikTok的先例,就会有下一个被威胁禁用的产品和下一个被迫出售的公司。而出售的业务将不仅是在美国的业务,也可能包括整个北美的业务甚至包括所有其他五眼联盟国家在内的业务。

谷歌、亚马逊、脸书等科技巨头们近年来也一直受美国国会和监管部门关注,在保护主义与本土化情绪暴涨的形势下,他们毫不犹豫选择专注于自己的本土市场和消费者们,字节跳动反而走上了一条截然相反的路。

我们一方面为TikTok鼓与呼,毕竟这是可以和华为、阿里巴巴以齐名的,中国在全球知名度的三大企业之一,也是美国Facebokk全球最大的竞争对手。因此,我们不难理解,扎克伯格的态度。但另一方面,我们为TikTok鸣不平,但却无力改变局势的情况下,更希望TikTok不能一味退让和无条件服从,有时,需要拿起法律武器可能会赢得更多的尊重。

在中国科技企业越来越成为美国科技企业最大的对手时,尤其是疫情后对中国企业的制裁,更加凸显美国的自由主义与包容都是“假象”。越来越奉行单边主义、美国至上的特朗普骨子里就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在利益面前,美国唯一不变的就是,始终保持美国利益最大化,而美国最善于变化的则是,不能容忍别人超越自己,总会有各种理由制裁或处罚别人。

自己当运动员同时担任裁判员的角色,美国还能担任多久?美国对TikTok的打压,更让别人看清了美国真正的嘴脸。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蓝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蓝科技网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