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遇人不淑、两头受堵,舍得酒业上头了!

近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和董事张绍平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立案调查,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9月28日晚,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董事会选举张树平为董事长,蒲吉洲为副董事长,

近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和董事张绍平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立案调查,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9月28日晚,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董事会选举张树平为董事长,蒲吉洲为副董事长,任期三年。

公开资料显示,舍得酒业原名沱牌股份,与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全兴大曲、剑南春并列称为“川酒六朵金花”,在大众之间拥有极高的认可度,舍得酒业也于1996年5月上市,但随后天洋控股接手了其70%的股权。

从张树平、蒲吉洲的履历来看,与实控人天洋控股的关系不大。业界纷纷猜测,天洋控股或将“出局”。从目前表现来看,名不见经传的天洋控股似乎不仅不能充当资金注入方的角色,甚至俨然是一只吸血鬼,不停吮吸舍得酒业带血的伤口。而接下来舍得酒业乃至整个沱牌舍得集团是否会在此期间发起掌权行动,引起业界热烈讨论。

“金花”错失高端市场

白酒作为中国传统的蒸馏酒,工艺独特,历史悠久,享誉海内外。近年来,白酒行业的集中度逐渐提高,消费者进行选择时有了很强的品牌意识。更多的消费者有了消费高品质的品牌酒的能力。中高端白酒的消费量显著增加,低端白酒的品牌化加速发展,个性化产品需求旺盛。舍得酒业就是中国著名的白酒公司之一,以“生态、品质和文化”为核心优势,位列“四川白酒六朵金花”,是浓香型白酒的重要代表。

1940年10月1日,四川省射洪市沱牌镇延续前人的智慧,成立酒厂。1945年,前清举人马天衢为它命名——“沱牌曲酒”。举人赐名后,沱牌肩负起带领当地人发家致富的奋斗目标,开拓进取。在射洪市政府扶持下,改革生产,1980获得四川名酒称号,1989年获得中国名酒奖章,1994年与茅台、五粮液一起成为全国100家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之一,1996年命名沱牌曲酒股份有限公司后在上海挂A股上市,甚至一时之间将茅台、五粮液这两个竞争对手甩在身后。

1996年,净利润1.01亿;1997年,净利润达到了1.85亿。这一数据使当时的舍得酒业排上全国第四,汾酒与之相比也成了小弟。但也在这期间,白酒市场发生了变化。

随着1990年代后期国民收入成倍增长,“喝更贵的酒”成为当时典型的身份象征之一。具有高端品牌标志的茅台和五粮液抓住机遇,疯狂提价。

当供需冲突时,低端白酒市场逐渐受到冷落。在2000年,尽管沱牌白酒的产量在同行业中名列第一,但由于产品的性质与市场需求背道而驰,因此利润不及当年。

等回过神来,沱牌已错失高端市场,但它还想挽救一下。遂成立子公司——四川舍得酒业有限公司,推出高端产品“舍得酒”,进军白酒高端市场。但很不幸,恰巧遇到2001年白酒消费税增加条款,差点夭折。

沱牌的利润暴跌,看到茅台和五粮液赚了很多钱,射洪市政府对沱牌非常失望。2003年,射洪市人民政府只针对它做一件事:卖掉它!遗憾的是,即使低价贱卖,也没有人接手。

为了推舍得出道,沱牌在2011年竟将上市公司的名称从沱牌曲酒改名为沱牌舍得。但是即便如此,舍得还是徘徊在18线,市场毫无波动。

直到提出混合体制改革的第13年,射洪市政府抛出的绣花球终于被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接住。

自我揭发,意图何在?

作为四川省内首个酒企“混改”成功案例。2016年,四川省射洪市政府以公开竞拍的方式,将所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的70%股权转让给了民营企业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创下了四川省国企混改的最高增值率纪录。

当时,舍得酒业宛若重获新生,在发展上雄心勃勃,显然没预料到接盘方天洋控股会带来怎样的不幸。

在9月24日深夜主动宣布了股份占比及近期情况之后,舍得酒业再次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根据公告,2020年9月24日,舍得酒业有限公司从射洪市公安局获悉,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邵平被公安机关调查,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受此消息影响,9月25日,舍得在开盘后再度触及跌停,当天的收盘价为28.09元。自9月22日恢复交易以来,舍得一直连续四天跌停,其总市值已跌落百亿以下。

据舍得酒业半年报显示,1-6月实现营业收入约10.2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5.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1.6亿元,同比减少11.45%。扣非净利润约1.5亿元,同比减少18.66%。

在舍得业绩急剧下滑的情况下,同是川酒金花的五粮液,上半年收入超过30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超过100亿元人民币。泸州老窖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6.3亿元,净利润32.2亿元。相比之下,舍得酒业的净利润仅为泸州老窖的5%。

实际上,舍得酒业遇到目前状况,在本月开始就已现出端倪。9月1日晚间,舍得酒业连发四条公告称,舍得酒业与其控股股东之间存在大额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截至8月19日未还余额约4.75亿元,公司并未履行披露义务,四川监管局因此对舍得酒业高管刘力、李强、李富全出具警示函,中国证监会对舍得酒业控股股东舍得集团实际控制人周政立案调查。

9月17日,舍得酒业公司又发布公告,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天洋控股持有的舍得酒业的股份因与中国建设银行的债务纠纷而被冻结。

三天后,舍得酒业又发布了公告。这次,舍得酒业因“戴帽”而受到了外界的更多关注。9月20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未能及时归还。从9月22日起,该公司的股票还受到其他风险警告的限制。股票的简称更改为“ST舍得”。实施其他风险警告后,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上交易。

据悉,自2019年1月起,舍得酒业的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舍得酒业的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因缺乏资金而向舍得酒业要求帮助,以偿还即将到期的贷款还款。累计超过40亿元的资金援助,仍未收回的金额有4.7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董事长刘力是天洋控股实控人周政的妹夫。从舍得酒业的“简历”来看,不难发现该公司最初是出于摆脱困厄、一展宏图的目标而引入天洋控股进行重组的,但现在却有所偏离。

双品牌战略,反而两头受堵

1996年,舍得酒业就成为中国仅有的第三家酒业上市公司。该公司拥有两个著名的白酒品牌:舍得和沱牌。其中,“中国著名白酒品牌沱牌曲酒系列”累计销售额超过50亿元。截至2020年9月,舍得酒业的总资产为58.37亿,净资产为34亿,最新市值为94.56亿。

舍得酒业位于四川遂宁市射洪县沱牌镇,素有“观音故里,诗酒之乡”之美誉。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白酒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酱香类产品:天子呼、吞之乎等。浓香类产品有舍得系列酒和沱牌系列酒(沱牌天曲、特曲、优曲、沱牌大曲、沱牌柳浪春、沱牌陶醉)。该公司历史悠久,屡获殊荣,是全国首批100家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于199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作为全国第一家建立“生态酿酒”的企业,舍得早早就建成了全国第一家酿酒工业生态园区,以其“生态循环,绿色环保”而闻名于中国。

回顾历史,公司的过往发展过程主要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2010-2012年:实施双品牌战略,中高端成为业绩增长的主力军。 2010年,公司启动了营销战略转型,“舍得+沱牌”双品牌战略,舍得主要照顾高端市场,沱牌供应中低端市场,并采取了相应的策略,通过各种渠道基于客户和品种来运营市场。

2012年,中高端白酒收入占舍得酒业收入的79.69%,中高端产品类别的增长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2013-2015年,由于行业调整,产品向中低端转型,业绩徘徊在较低水平。随着禁酒令的推出,高档酒的销售受到抑制。该公司中高端产品的销售下降,业绩严重受挫。201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2亿元,同比下降27.6%;实现净利润1177万元,同比下降96.82%。

由于公司以前的快速增长过于依赖于舍得的中高端产品,因此公司不得已调整了策略,转向中低端市场,以扭转跌势,企图实现平稳过渡。在此期间,公司开始增加在低端和中端类别中的比重,并通过贴牌生产开发了许多低端和中端贴牌产品,从而迅速扩大了规模。

2014年,低端白酒收入规模增长了22%,但由于行业的下滑,白酒销售收入仅增长了2.47%。在此期间,由于公司的整体价格区间下降,而费用率仍然很高,因此公司的净利润仍徘徊在较低水平。

当“奶牛”遇人不淑

有人说,昔日的沱牌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没有抓住市场机遇是一部分,但天洋控股也脱不了干系。彼时引入天洋控股似乎并不是资本的注入,而是摊上了吸血鬼。

由于运营不畅,2015年是舍得酒业提出进行改制重组的第十三年。在数次重组失败过后,四家公司最终向其投下了橄榄枝,但这些都是非本行业公司。

最后,鲜为人知的天洋集团以38.82亿元的价格在88.08%的溢价率下收购了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份,其余30%的股份仍由射洪市人民政府掌握。

有趣的是,此交易资金是通过抵押舍得酒业的股权获得的。就是说,天洋集团以舍得酒业的股权作为抵押,从银行获得并购资金23亿元,并购了沱牌舍得酒业。然而,天洋集团欠银行的款项至今尚未完全偿还。

但是,周政与射洪市政府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有观点认为,在周政几乎“空手套白狼”的举动获得了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份后,舍得酒业的经营业绩未能达到最初的射洪市政府设定的“2020年销售收入100亿元”的要求,使两者之间关系的不可调和性逐步加强。

据悉,这次舍得酒业被占用的资金全部流向了天洋集团及其参股的房地产公司。多年来,由于快速扩张带来的高杠杆资本压力以及越来越严格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使得天洋集团陷入了沉重的债务泥潭。当债务无法承受时,天洋集团和周政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舍得酒业这一棵疲惫的“摇钱树”上。

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进行调查时,舍得酒业的现金流运行也不佳,上半年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营业收入10.26亿元,同比下降近15.95%;净利润1.64亿元,同比下降11.45%。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从第二季度开始,舍得酒业的销售额显著增长,实现收入6.22亿元,增长18.7%;实现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63%。

横向比较,在19家上市白酒公司中,舍得酒业上半年的经营业绩位居下游,排名第12位。

截至6月底,舍得酒业的存货达到25亿元,占总资产的43%以上,远远超过白酒企业的平均水平。同时,自2016年以来,舍得酒业的年销售费用已超过净利润,盈利模式显出不健康的状态。

作为中国白酒行业公认的优质资产,舍得酒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业内人士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调查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舍得酒业的未来控制方向。如果把股权留在周政手中,那么他和负债累累的天洋集团又如何促进舍得酒业的发展?如果控制权发生变化,什么时候才能收回天洋集团挪用的资金?舍得酒业在资本市场遭受的沉重损失能否得到弥补,曾经错失的市场又该以何种策略挽回,这些问题都给舍得酒业的未来笼罩了一层迷雾。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于斌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