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长城汽车的中年危机,国民神车不好卖了?

这段时间,理想、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可谓风光无限,抢占了各大财经媒体的头条。相比之下,一些深耕汽车领域数十年的国内老牌大车企,似乎就显得有点默默无闻了。

这段时间,理想、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可谓风光无限,抢占了各大财经媒体的头条。相比之下,一些深耕汽车领域数十年的国内老牌大车企,似乎就显得有点默默无闻了。

港股研究社认为,新势力要持续关注,老牌车企却也非常值得研究。

长城汽车,是一家成立于1984年的老牌车企,以皮卡起家,SUV闻名。北京时间8月28日,长城汽车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长城汽车营收359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3.7%。净利润11.46亿,同比下降24.46%。

从财报来看,长城汽车的数据并不算漂亮,结合2019年的中期报告,长城汽车的营收、净利润可谓连年下滑。

作为中国汽车工业史上的传奇,长城汽车曾经有过年净利润超百亿的辉煌。如今,36岁的长城汽车却遇到了自己的“中年危机”,业绩走上了下坡路,其中原因,值得我们好好分析。

国民神车销量大跌,研发费用却节节攀高

国民神车哈弗H6的销售量下滑,或许是长城汽车危机产生的一个重要因素。

哈弗H6可以说是长城汽车的骄傲,多年来一直处于国内SUV 销冠位置,为长城汽车带来了大量利润,2020年上半年,哈弗H6销售量约11.8万辆,占到了上半年长城旗下汽车总销量的30%。

虽然跟对手比,目前哈弗H6依然是国内SUV销冠,但跟曾经的自己比,哈弗H6的销售量却下滑不少,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哈弗H6的销量同比大幅下跌了约31%,只比长安汽车旗下的长安CS75多出一万辆左右。这给长城汽车的营收以及利润带来了一定的冲击。

哈弗H6的销量之所以会下滑,有大环境的因素,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6月,国内汽车保有量约2.7亿辆。这么大的存量,在一定程度上可能限制了汽车需求的增长,加之黑天鹅事件影响,整个上半年,我国汽车销量1025.7万辆,同比下滑了16.9%。

大环境不是很好,哈弗H6自身也存在一些消费者诟病之处,一些消费者反映的问题有,1.5t的动力不足、挂挡有点难、刹车一般、噪音控制和一些合资车还有差距,价格在国产SUV中也不算特别亲民等。

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哈弗H6大大小小的毛病或许可以全都忽略,但有了竞争对手,任何一个毛病都有可能成为消费者购买其他车的理由,激烈的竞争是哈弗H6销量下滑的重要推手。

就价位来说,宝骏510、长安CS15的售价大概在5到8万左右,而哈弗H6的价格大概在9万到14万之间,虽然哈弗H6在档次上可能比前两者高,却也没有高出很多。对价格敏感度高的消费者来说,宝骏510和长安cs15或许可以作为好的选择。

对于追求档次的购车者,现代iX35似乎就比哈弗H6稍微高那么一点档次,价格比哈弗H6却高不了很多,现代iX35当前的价位大概在11万到15万左右。

从这来看,不光哈弗H6,长城汽车旗下整个哈弗品牌都是面临激烈竞争的。对手既有现代ix35、本田XR-V、大众途越等合资车,又有长安cs15,cs75、比亚迪宋等国产车。这些车从价位和档次上,都给哈弗品牌旗下的诸多车型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哈弗H6为代表的哈弗系列之外,长城汽车旗下其他一些品牌也表现的不如意,欧拉品牌是长城汽车旗下主打新能源电动小车的品牌,根据2020年上半年财报,长城旗下以欧拉新能源车为主的轿车,销量为1.1万辆,同比下滑了59.09%。

而主打高端豪华SUV的WEY品牌表现也有点差,根据车宇世界统计,2020年上半年WEY销量2.7万辆,同比下跌了43.18%。

主力车型销量下跌,其他辅助车型表现不如意,长城汽车或许是想解决这个问题,近来动作不断,推出了许多新车,但这些新车的销量并不算好。诸如2021款WEY VV6。销量就似乎不理想,根据车宇世界数据,2020年上半年,WEY vv6新款加上老款的总销量才1.3万辆左右,同比下滑54.73%。

不断推出新车,可能还会带来研发费用的增加,根据财报数据,在营收和利润都下滑的情况下、2020年上半年,长城汽车的研发费用约12.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了33%。研发费用的提高,意味着成本增加,这或许对长城汽车的业绩产生影响。

二季度销量回暖,长城汽车能在市场寻得突破吗?

当然,在长城汽车的财报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向好的讯息,多地解禁皮卡进城限制,长城皮卡作为中国皮卡市场的领导者,表现不俗。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长城皮卡的总销售量达到了10万辆左右,同比增长24.36%。另外,长城汽车的海外销量也同比上涨,2020年上半年,长城汽车海外销量约2.6万辆,同比增长1.71%。

就环比来说,2020二季度,汽车行业整体有所回暖,4-6月份,国内汽车销量分别同比增长了4.4%、14.5%、11.6%。

 而长城汽车旗下汽车的销量二季度也开始上升。2020年二季度,长城汽车旗下所有汽车品牌总销量为24.48万辆,环比上涨62%,同比增长16.7%。

这说明,长城汽车虽然面临着不小的危机,但作为老牌车企,底蕴犹在,仍然有着不弱的实力,2020上半年销售量虽然同比下滑不少,可就数量而言,并不算少。

对于未来,长城汽车也做出诸多规划。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长城汽车计划在2021年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为了给客户更好的体验,长城汽车还同腾讯,中国电信等公司合作,共建智慧出行服务生态圈。

在营销方面,据长城汽车财报透露,长城汽车也与时俱进,充分利用互联网,完善营销网络和服务体系,打通线上、线下渠道,实行数字化营销升级,助力销量增长。

当然,长城汽车的这些规划,能否取得满意的效果还是不可知的。毕竟当前长城汽车旗下四个品牌,长城皮卡,WEY,哈弗,欧拉。除了长城皮卡处于行业领导地位,剩下的三个都面

临着不小的竞争以及其他一些技术和体验问题。

对于长城汽车前景,也分为两派截然不同的观点,一派认为长城汽车注重研发,董事长魏建军富有企业家精神,未来,长城汽车的发展会不可限量,另一派则认为,长城汽车旗下的多款车型,存在一些诸如油耗高,售后服务不如意,体验一般等问题,长城汽车以后面临的局面或许会更加困难。

港股研究社则认为,长城汽车是一家很有底蕴的老牌车企,其研发能力,行业经验都算不错,但的确也面临着诸多问题,尤其是当前汽车行业的竞争问题。进口车,合资车,国产车三足鼎立,各类车型争奇斗艳,消费者的选择越来越多,这对长城汽车来说绝对是不小的挑战。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小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类
未分类

数据中心营收首超游戏,英伟达该如何玩好下一局“游戏”?

8月19日美股盘后,英伟达公布了其2021财年第二季度的业绩报告。今年以来,英伟达股价一路飙升,对久居业内王座的英特尔进行了市值赶超,最大芯片厂商的名号在今夏易主。可以说,今年半导体行业内的变局聚焦了市场诸多

8月19日美股盘后,英伟达公布了其2021财年第二季度的业绩报告。今年以来,英伟达股价一路飙升,对久居业内王座的英特尔进行了市值赶超,最大芯片厂商的名号在今夏易主。可以说,今年半导体行业内的变局聚焦了市场诸多目光,而作为半导体芯片行业三家最受关注厂商之一的英伟达,这份财报也颇受期待。

先来看财报的基本面:

– 营收38.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较去年同期的25.8亿美元增长50%,环比上个季度的30.8亿美元增长26%;超出市场预期的36.5亿美元;

– 净利润6.22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5.52亿美元增长13%,环比上个季度的9.17亿美元下降32%;

– GAAP每股摊薄收益为0.99美元,较去年同期的0.90美元增长10%,较上一季度的1.47美元下降33%。非GAAP摊薄后每股收益为2.18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24美元增长76%,较上一季度的1.80美元增长21%,超出分析师预期;

– 预计2021财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将达44亿美元,上下浮动2%,亦超出此前分析师预期的39.7亿美元。

通过核心数据的表现来看,英伟达这份财报可谓是亮眼。这个财季,英伟达推出的7nm工艺A100加速卡及配套的DGX工作站/服务器,已经上市开卖,为业绩的进一步增长做出了贡献。因此,财报的好看,事实上,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这也是其连续六个季度优于预期,但资本市场的情绪却略有矛盾。财报公布后,先是刺激其盘后股价涨超1.6%,不过截至目前这一数据却跌超了2%,报475.15美元,最新市值2986亿美元。

尽管如此,在过去的六个月内,英伟达股价已累计上涨60%,年内涨幅已有近107%,相比之下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涨幅分别为0.22%和4.4%。两天前,在收购ARM消息的刺激下,英伟达股价再创新高,市值冲破3000亿美元,不仅稳坐美国半导体行业一哥位置,这个市值也等于竞争对手AMD、英特尔两家市值之和。

如今,亮眼答卷交出后资本市场却还有不满,那么,英伟达后续会否维持此前涨势呢?美股研究社将结合这份最新财报和行业动态来做解读。

游戏业务增长后劲的忧患

财报显示,期内,英伟达的游戏部门营收同比增长26%,环比增长24%至16.5亿美元。早在财报发布之前,市场便认为在疫情限制人们出行之后,社交隔离和在家工作将有力地推动了英伟达游戏业务的增长,二季度的财报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

不过,现在市场尤为关注的点或在于英伟达游戏业务的涨势能否持续。毕竟,整个PC游戏的回暖也是因为有疫情催生的红利在内。近年来,移动手游的兴盛已经劫走了PC端市场不少流量。PC游戏在全球所占的市场份额在逐渐被其他游戏厂商挤压,有数据显示,未来几年,PC端游戏市场份额将在2022年之前不断萎缩,而手机游戏既超过PC端营收后还将超过主机游戏的收入增长,页游也会继续下降。

尽管受疫情的影响,PC端游戏有回暖趋势,但疫情终归是要过去的,生活回归常态之际,这个趋势能否维持投资者应该也是有担忧的。这对于英伟达而言,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发展隐患。

另一方面,英伟达游戏部门的营收实际上已经出现后劲发力的苗头。2020财年Q2游戏部门营收13.1亿美元,同比下滑27%;Q3游戏业务营收16.6亿美元,同比下降了6%;Q4游戏业务虽然同比增长了56%至14.91亿美元,但却不及市场预期的15.2亿美元;2021财年Q1的游戏业务营收同比增长27%,但环比下滑了10%至13.4亿美元。本季度内,如果剔除疫情的因素,能不能有同比环比双位数的增长也并不好说。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一直以来,游戏业务部门都扮演着英伟达最大营收来源的角色,但在这个季度却发生了变化,数据中心业务成为了最大营收来源,这也侧面表明了英伟达游戏部门后续增长动力已经较为疲软。

数据中心已成支撑业务

二季度,英伟达的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同比激增167%,环比增长54%至17.5亿美元。在大环境的推动和英伟达频繁布局的背景下,数据中心业务的增长也是意料之中。

从英伟达自身方面来看,自今年4月27日精准收购Mellanox后,数据中心实力上升了一个台阶。在数据中心业务上的布局,已逐渐在市场上形成了自身护城河。

相关报道显示,英特尔的至强CPU已经安装于全球99%,深度学习、AR/VR、物联网、自动驾驶等海量数据的处理需求,都在推动着数据中心从CPU向GPU转变。而英伟达GPU本就已经形成了绝对的优势。在上个月举办的英伟达GTC大会上,其数据中心产品基于安培架构的新一代A100显卡,不仅在工艺制程上达到了7nm,且AI的训练速度也提升至20倍。

在云计算市场上,英伟达也已经成功获得亚马逊、谷歌等云计算大型厂商的合作。针对自动驾驶等垂直领域,英伟达也推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据悉,英伟达已经与奔驰签订了协议,双方将合作打造车载计算架构和AI计算基础架构。

英伟达在数据中心业务上的强劲增长,是其在市值上超越英特尔的关键筹码。当然,也需要注意到,对手英特尔虽然错失了发展智能芯片的良机,但一直在努力实现多元化。

二季度,英特尔在数据中心业务上创下了71亿美元的营收历史新高,遥遥领先英伟达17.5亿美元。尽管市值超越了英特尔,但在总体营收上与英特尔的差距仍不小。二季度,英特尔总体营收同比增长20%达197亿美元,净利润也同比增长22%至51亿美元。

再者,AMD也在数据中心业务上也不断释放丰富的想象力。据悉,AMD新一代Epyc处理器目前已经在亚马逊网络服务器的14个地区上线,是之前统计的两倍。上市仅两个月的Rome处理器,在市场份额上的“快速扩充”推动了AMD数据中心业务的发展,也吸引了譬如亚马逊、谷歌和微软等这些大型数据中心运营商对AMD的Epyc处理器的采用。未来,在数据中心领域,AMD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对手。

不过,尽管如此,似乎也难以阻挡数据中心成为英伟达未来支撑业务的趋势。

目前来看,整个数据中心领域展现出来的未来增长潜力远大于游戏业务。疫情对PC端的利好,终究是短期的。当下全球PC端游戏显卡等的需求已经基本饱和,难以出现大幅度的增长,对手英特尔的表现也同样在验证这一点。

但数据中心业务却不一样,在未来5G+AI元素的推动下,可以释放的商业价值空间极大。事实上,在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之前,英伟达的历史市值也一度逼近3000亿美元,不过后来暴跌到千亿美元以内,最近几年才开始大涨。而今年以来的翻倍成长、满血复活,数据中心业务功不可没。有分析师预期,未来英伟达在数据中心业务上的增长估值要高于英特尔,也表明了市场对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的期待。

可以肯定的是,在疫情加速企业上云需求进程,市场对服务器芯片需求加大之后以及英伟达自身的优势布局之下,数据中心业务在英伟达未来的发展中将承担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英伟达CEO黄仁勋也表示,这是未来,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ARM是英伟达未来“扶摇直上”的又一股东风?

据英国媒体EveningStandard报道,英伟达收购ARM已经进入了最后谈判阶段,预计将于今年夏季结束之前完成交易。ARM作价520亿美元,投入英伟达怀抱。

据悉,全球99%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采用了ARM架构,全球人口60%以上,约43亿人每天都使用搭载ARM芯片的设备。ARM早已突破了单一处理器的边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并且手握苹果,三星,华为,高通,联发科等全球领先科技巨头的合作。

英伟达在GPU上的优势众所周知,一旦其能够获得ARM这家目前最火的移动CPU授权公司,毫无疑问将弥补其在CPU上的短板,在游戏以及数据中心市场上将是如虎添翼。

不过,对ARM进行收购的话,或许还有一些问题值得思考。

一方面,假设收购成功。对于英伟达而言,也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的管理成本以及运营成本等。二季度财报显示,英伟达的运营支出成本同比增长67%,环比增长58%至16.24亿美元,在总营收当中的占比高达42%。要收购业务基础庞大的ARM,在管理成本等上面的花费势必会是一个不小的开支,同时也有可能会影响英伟达的现金流。

另一方面,在财报会议上,CEO黄仁勋提及了与ARM的合作,但并没有涉及到收购计划。可见,这件事情可能还会存在一些变数。这里或许我们有必要说一下ARM的商业模式。

ARM之所以能够在这么多的科技巨头里快速成长,也是凭借着其独特的商业模式。ARM一直走的技术授权路线,自己保持中立,同时满足众多不同公司的需求。如果被英伟达收购,这将极有可能会打破这种中立态度,因为目前ARM的众多合作对象都存在和英伟达的竞争,这可能会打乱此前的市场规律。为了竞争优势,英伟达可能会借此提高许可成本,对于ARM的长期发展而言,并不理想,这也是ARM 的联合创始人Hermann Hauser认为允许英伟达购买ARM是一场灾难的原因所在。

因此,在收购案没有完全落地之际,可能也会存在变动。市场上也有新的报道表明英伟达可能会持有ARM的股份,而软银仍将保留股份。当然,最后究竟会如何落椎,还得看最后消息。但不管怎样,依然可以窥得英伟达在对未来布局上的野心。

结语:

近期,英伟达获得不少分析师唱好。其中,Raymond James维持跑赢大盘评级;B of A Securities维持买入;Cowen维持跑赢大市评级;瑞穗维持买入评级;Mosesmann将目标价定为500美元,相较于目前股价依然还有上涨空间。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英伟达二季度59.8%的毛利率与上年同期的59.8%相比下降了100个基点,环比上个季度下降了630个基点,这可能是引起资本市场对财报不太满意的一个原因。

但总的来讲,数据中心业务正在赋予英伟达更高的估值能量。即便市场对疫情过后生活回归常态之后带来的影响有所担忧,但随着未来5G时代的迫近,企业对云技术和基础设施的投资也只会加速前进。换句话说,这已经是势不可挡的大趋势。

在美股研究社看来,一个健康且强劲的英伟达正在归来。未来,借助5G+AI的赋能,英伟达的股价或许还能冲刺更高领地。

作者  高卉卉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mei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小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类
未分类

二季度电商业务增幅97%,沃尔玛正面“叫板”亚马逊?

8月17日下午4点,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的沃尔玛大卖场正式关闭,结局了15年的营业时光。关店前两三天,抢购特价商品、退购物卡的人头攒动。

“100块钱3桶油,最后一天甩货了!”

8月17日下午4点,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的沃尔玛大卖场正式关闭,结局了15年的营业时光。关店前两三天,抢购特价商品、退购物卡的人头攒动。

据美股研究社了解,今年以来沃尔玛已在中国关闭了多家门店:4月14日,沃尔玛南京秦淮店闭店;5月14日,沃尔玛重庆九龙广场店闭店;5月19日,沃尔玛广州番禺分店停业。美股研究社获悉,海淀区知春路店成为沃尔玛今年来在中国关闭的第6家门店。对于关店的原因,沃尔玛官方三缄其口。

频繁关店的背后,沃尔玛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这是否预示着沃尔玛正在考虑转变其发展策略?“天命之年”之际的这家美国零售业巨头,在互联网新秀狂追堵截的全球场域内是否依旧能打?

带着同样的好奇,美股研究社试图从沃尔玛于8月18日(美东时间)美股盘前发布的2021财年Q2财报里寻找答案。

美国营收稳健海外市场下滑,中国市场推小业态布局成效待检验

二季度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季度总营收为137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304亿美元相比,同比增长5.6%,与上一季度的1346亿美元相较,环比上涨2.3%。财报发布前,分析师预计1354.8亿美元。

公开数据与普遍直觉相反。与疫情以来大多数人形成的思维定势不同,沃尔玛这家以线下零售卖场为主要营收渠道的企业,在疫情期间的营收竟然没有因为人流量的减少而降低,反而季度总营收依旧保持了稳健的增长幅度。在众多零售卖场纷纷破产的2020年,沃尔玛这一季度营收数据表现还是相当亮眼的。

美股研究社认为,这可能与企业提供的产品性质有关。大型零售超市从需求类型上而言,属于生活必需品,纵然疫情期间“社交禁令”会冲击人们的出行次数和购物次数,但并不会因此降低人们对于生活必需消耗品的需求量

关于这一点,在财报数据中得以证实:二季度,美国本土净销售额为852亿美元,同比增长2.8%。其中,美国本土实体店面销售额增长9.3%,主要是受普通商品和食品销售量增加所致,增速超过市场预期的5.73%。此外,山姆会员店(Sam’club)销售额增长13.3%,会员人数增加超60%。

在财报中,沃尔玛指出,受新冠疫情影响顾客购物次数虽减少,但是单次购买量比以前多。第二季度,沃尔玛每笔订单的平均价格增加了28%,与此同时交易量减少14%。

(图源:百度图片) 

虽然美国本土线下零售卖场销售额依旧保持稳健增长态势,但并不代表沃尔玛因此可以高枕无忧。从财报数据来看:二季度海外市场的营收下降6.8%至272亿美元。

今年以来,沃尔玛在中国区的多家线下门店的接连关闭,这一现象似乎向市场传递出某些讯息。据一位零售领域业内人士表示:“为应对新零售时代的发展趋势,小业态布局的社区点或成为沃尔玛未来线下门店的重点扩展方向。”

2018年4月6日,沃尔玛在中国深圳市开设了第一家社区点,迄今为止,沃尔玛社区店在广东地区的门店数量已经超过10家。社区店与传统的大卖场形式相比,一个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能够满足某一个社区的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和诉求。社区店的面积控制在600—1000平米,根据区域内顾客的消费偏好,优化商品数量和种类,同时扩大陈列区优化购物体验。

除此之外,由于社区店的规模较之传统的大卖场规模更小,因而整体的经营成本和运营风险也会较低。在消费端不断倒逼产业端创新升级和迭代的年代,沃尔玛作为传统零售商中的佼佼者,做出一些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沃尔玛的社区店究竟为整体营收增长带来的贡献如何,二季度财报中并未具体提及。在零售企业纷纷布局小业态所带来的激烈市场竞争情况下,沃尔玛的社区店布局能取得怎样的效果,目前下定论恐怕还太早,仍需时间来检验。

电商版块数据抢眼,但利润贡献率仍较低

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沃尔玛电商业务增幅较大,其中,美国市场电子商务销售额涨幅为97%,山姆俱乐部电子商务销售额增长了39%。

从沃尔玛电商板块的销售数据而言,表现较为亮眼。在这其中,固然有疫情的推动作用,人们减少了去线下实体卖场的次数和频率,转而在线上渠道购买。

但从更长的时间来看,沃尔玛布局电商业务早有时日,2016年当时的管理层就积极发展电商零售品销售业务。从近六个季度的增长数据来看,沃尔玛的电商业务增幅总体保持较为稳定的高速发展态势。这也表明,沃尔玛的电商业务已初具规模,走上了稳定发展的道路。

据悉,沃尔玛的电商销售采取的是“线上-线下联动的模式”,即顾客在线上通过沃尔玛官网下单,后在就近的线下的实体店取货。

美股研究社认为,这种电商零售模式的好处在于——没有切割线上和线下销售渠道的联系,而是将二者协同起来发展,线上下单,线下取货,既推动了线上电商的发展,又增加了线下实体店的销售额。

但是,从更为实际的层面而言,沃尔玛电商业务的增长对总利润的贡献却不容乐观。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二季度的净利润为6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6.1亿美元上涨79.5%;而线上电商销售对沃尔玛美国市场的贡献为4.0%,对其山姆会员店的贡献为1.7%。由此可看出,电子销售业务虽然在高速增长,但对沃尔玛总营收的拉动作用甚小,线下实体卖场仍为其主要营收渠道。

这种电商业务销售额强劲,但毛利率欠佳的局面已持续一段时间。财报中二季度毛利率为24.9%,从近六个季度的毛利率水平来看,沃尔玛的毛利率表现整体呈现低迷,原因在于运输成本和电商业务投资支出的增加。

除了在技术研发和配送业务上的持续投入,为与亚马逊等电商平台进行竞争,沃尔玛自身也不得不采取低价策略应对,电商渠道的利润空间也因此遭到压缩。换言之,电商业务的持续扩张,不可避免将拉低沃尔玛整体的利润率。这也是在二季度高速增长的电商业务数据背后,所应该看到的。

“探花”沃尔玛晋升“榜眼”与“状元”亚马逊竞争日趋焦灼

这次受疫情影响,全球电商板块整体利好。从二季度的营收增速来看,沃尔玛跟亚马逊在电商上的表现均不错。只是就营收增速而言,沃尔玛年复合增速仅有3%,远不如竞争对手亚马逊的29%亮眼。这次疫情虽加速了沃尔玛跟亚马逊的电商发展,但在另一个层面他们的火药味也会更浓。

今年5月,沃尔玛与Instacart达成合作,开始在美国境内的加利福尼亚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四个城市进行试点,提供杂货商品的当日送货服务。

得益于Prime会员资格和快速增长的自建物流网络,亚马逊能够将其全食超市同Prime运输优惠联系起来,允许其会员享受各种杂货店购物折扣及免费送货服务。

沃尔玛和亚马逊,在电商领域的竞争可以用“针尖对麦芒”来形容。一家是势力雄厚的传统零售业巨擘,另一边是市值破万亿美元的互联网新贵。

今年6月,沃尔玛公司在美国电子商务市场的份额首次超过了eBay,位列第二,仅次于亚马逊。“探花”后来居上,超越了“榜眼”,准备与当朝“状元”开展一场“撕逼大战”!它的胜算有多大?

(图源:百度图片)

沃尔玛电商业务负责人马克·罗尔曾向管理层和董事会阐述这样一个观点:如果沃尔玛想要与亚马逊及其迅速发展的送货服务展开激烈竞争,那么每年都需要投入数十亿美元在新型仓库和物流建设上。

确实,目前亚马逊在美国全境拥有约110个配送中心,而沃尔玛大概只有20个。亚马逊还通过与当地司机进行“Uber式”合作,向2000个特定地区的所有Prime会员免费提供两小时内杂货送达服务。无人仓储、无人机送货,也加入了亚马逊“最后一公里配送”的豪华技术套餐。物流配送中心数量上的弱势,也将会最终影响到商品配送效率,从而影响到客户购物体验。

不过,人们是否真的会因为配送效率弃沃尔玛而择亚马逊,美股研究社认为这倒未必。不同于国内线上零售对线下实体卖场排山倒海式的挤压,美国线下零售与线上零售更多的是分庭抗礼,甚至偶尔还能略占上风。

零售分析公司First Insight分别于2017年12月、2018年9月和2019年9月对约1000人进行的三次消费者调查中,线上巨头亚马逊的消费者比例从80%一路将至40%,而商超巨头沃尔玛的购物比例则从47%增长到了55%。

为吸引更多客户留存并为其提供高质服务体验,沃尔玛推出零售订阅服务Walmart+,以每年98$的价格为其订阅客户提供当日送达和商品折扣服务。

而老对手亚马逊的Prime的每年会员订阅价格为119$,沃尔玛在物流上尚不敌亚马逊,但在会员费上,或许能吸引一部分对价格较为敏感的客户,这对于亚马逊而言恐怕也是一项威胁。

从电商产品选择层面而言,调研公司Jumpshot跟踪了来自全美500个不同电商零售商和平台的约1亿件商品的网购情况,最终报告数据显示:亚马逊在电池、厨房和餐饮配件、家居装修工具、高尔夫相关产品以及护肤品网购上均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

尤其在利润较高的护肤产品网购中,只有9%的市场份额流向了Target(塔吉特)、沃尔玛等大型零售商,其余的通通都被亚马逊收入囊中。

可以说,在商品选择及销售规模上,沃尔玛在与亚马逊的对战中仍处下风。今年六月,美国电子商务市场上,亚马逊以38%的市场份额雄踞榜首,而沃尔玛的这一数字仅为5.8%。

沃尔玛和亚马逊的,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的竞争状况恐怕还将持续。但美股研究社认为,沃尔玛和亚马逊其实是不同维度的公司——亚马逊更多的似乎是一家具有“硅谷气质”科技公司,最大的本体优势还是技术创新。而与之相对的沃尔玛其本质还是零售商,为人们提供最基础的产品服务。

拥有11500家门店的沃尔玛,和手握1.5亿Prime会员的亚马逊,将在风云变幻的资本斗兽场继续斗争!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小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类
未分类

二季度电商业务增幅97%,沃尔玛正面“叫板”亚马逊?

8月17日下午4点,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的沃尔玛大卖场正式关闭,结局了15年的营业时光。关店前两三天,抢购特价商品、退购物卡的人头攒动。

“100块钱3桶油,最后一天甩货了!”

8月17日下午4点,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的沃尔玛大卖场正式关闭,结局了15年的营业时光。关店前两三天,抢购特价商品、退购物卡的人头攒动。

据美股研究社了解,今年以来沃尔玛已在中国关闭了多家门店:4月14日,沃尔玛南京秦淮店闭店;5月14日,沃尔玛重庆九龙广场店闭店;5月19日,沃尔玛广州番禺分店停业。美股研究社获悉,海淀区知春路店成为沃尔玛今年来在中国关闭的第6家门店。对于关店的原因,沃尔玛官方三缄其口。

频繁关店的背后,沃尔玛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这是否预示着沃尔玛正在考虑转变其发展策略?“天命之年”之际的这家美国零售业巨头,在互联网新秀狂追堵截的全球场域内是否依旧能打?

带着同样的好奇,美股研究社试图从沃尔玛于8月18日(美东时间)美股盘前发布的2021财年Q2财报里寻找答案。

美国营收稳健海外市场下滑,中国市场推小业态布局成效待检验

二季度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季度总营收为137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304亿美元相比,同比增长5.6%,与上一季度的1346亿美元相较,环比上涨2.3%。财报发布前,分析师预计1354.8亿美元。

公开数据与普遍直觉相反。与疫情以来大多数人形成的思维定势不同,沃尔玛这家以线下零售卖场为主要营收渠道的企业,在疫情期间的营收竟然没有因为人流量的减少而降低,反而季度总营收依旧保持了稳健的增长幅度。在众多零售卖场纷纷破产的2020年,沃尔玛这一季度营收数据表现还是相当亮眼的。

美股研究社认为,这可能与企业提供的产品性质有关。大型零售超市从需求类型上而言,属于生活必需品,纵然疫情期间“社交禁令”会冲击人们的出行次数和购物次数,但并不会因此降低人们对于生活必需消耗品的需求量

关于这一点,在财报数据中得以证实:二季度,美国本土净销售额为852亿美元,同比增长2.8%。其中,美国本土实体店面销售额增长9.3%,主要是受普通商品和食品销售量增加所致,增速超过市场预期的5.73%。此外,山姆会员店(Sam’club)销售额增长13.3%,会员人数增加超60%。

在财报中,沃尔玛指出,受新冠疫情影响顾客购物次数虽减少,但是单次购买量比以前多。第二季度,沃尔玛每笔订单的平均价格增加了28%,与此同时交易量减少14%。

(图源:百度图片) 

虽然美国本土线下零售卖场销售额依旧保持稳健增长态势,但并不代表沃尔玛因此可以高枕无忧。从财报数据来看:二季度海外市场的营收下降6.8%至272亿美元。

今年以来,沃尔玛在中国区的多家线下门店的接连关闭,这一现象似乎向市场传递出某些讯息。据一位零售领域业内人士表示:“为应对新零售时代的发展趋势,小业态布局的社区点或成为沃尔玛未来线下门店的重点扩展方向。”

2018年4月6日,沃尔玛在中国深圳市开设了第一家社区点,迄今为止,沃尔玛社区店在广东地区的门店数量已经超过10家。社区店与传统的大卖场形式相比,一个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能够满足某一个社区的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和诉求。社区店的面积控制在600—1000平米,根据区域内顾客的消费偏好,优化商品数量和种类,同时扩大陈列区优化购物体验。

除此之外,由于社区店的规模较之传统的大卖场规模更小,因而整体的经营成本和运营风险也会较低。在消费端不断倒逼产业端创新升级和迭代的年代,沃尔玛作为传统零售商中的佼佼者,做出一些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沃尔玛的社区店究竟为整体营收增长带来的贡献如何,二季度财报中并未具体提及。在零售企业纷纷布局小业态所带来的激烈市场竞争情况下,沃尔玛的社区店布局能取得怎样的效果,目前下定论恐怕还太早,仍需时间来检验。

电商版块数据抢眼,但利润贡献率仍较低

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沃尔玛电商业务增幅较大,其中,美国市场电子商务销售额涨幅为97%,山姆俱乐部电子商务销售额增长了39%。

从沃尔玛电商板块的销售数据而言,表现较为亮眼。在这其中,固然有疫情的推动作用,人们减少了去线下实体卖场的次数和频率,转而在线上渠道购买。

但从更长的时间来看,沃尔玛布局电商业务早有时日,2016年当时的管理层就积极发展电商零售品销售业务。从近六个季度的增长数据来看,沃尔玛的电商业务增幅总体保持较为稳定的高速发展态势。这也表明,沃尔玛的电商业务已初具规模,走上了稳定发展的道路。

据悉,沃尔玛的电商销售采取的是“线上-线下联动的模式”,即顾客在线上通过沃尔玛官网下单,后在就近的线下的实体店取货。

美股研究社认为,这种电商零售模式的好处在于——没有切割线上和线下销售渠道的联系,而是将二者协同起来发展,线上下单,线下取货,既推动了线上电商的发展,又增加了线下实体店的销售额。

但是,从更为实际的层面而言,沃尔玛电商业务的增长对总利润的贡献却不容乐观。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二季度的净利润为6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6.1亿美元上涨79.5%;而线上电商销售对沃尔玛美国市场的贡献为4.0%,对其山姆会员店的贡献为1.7%。由此可看出,电子销售业务虽然在高速增长,但对沃尔玛总营收的拉动作用甚小,线下实体卖场仍为其主要营收渠道。

这种电商业务销售额强劲,但毛利率欠佳的局面已持续一段时间。财报中二季度毛利率为24.9%,从近六个季度的毛利率水平来看,沃尔玛的毛利率表现整体呈现低迷,原因在于运输成本和电商业务投资支出的增加。

除了在技术研发和配送业务上的持续投入,为与亚马逊等电商平台进行竞争,沃尔玛自身也不得不采取低价策略应对,电商渠道的利润空间也因此遭到压缩。换言之,电商业务的持续扩张,不可避免将拉低沃尔玛整体的利润率。这也是在二季度高速增长的电商业务数据背后,所应该看到的。

“探花”沃尔玛晋升“榜眼”与“状元”亚马逊竞争日趋焦灼

这次受疫情影响,全球电商板块整体利好。从二季度的营收增速来看,沃尔玛跟亚马逊在电商上的表现均不错。只是就营收增速而言,沃尔玛年复合增速仅有3%,远不如竞争对手亚马逊的29%亮眼。这次疫情虽加速了沃尔玛跟亚马逊的电商发展,但在另一个层面他们的火药味也会更浓。

今年5月,沃尔玛与Instacart达成合作,开始在美国境内的加利福尼亚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四个城市进行试点,提供杂货商品的当日送货服务。

得益于Prime会员资格和快速增长的自建物流网络,亚马逊能够将其全食超市同Prime运输优惠联系起来,允许其会员享受各种杂货店购物折扣及免费送货服务。

沃尔玛和亚马逊,在电商领域的竞争可以用“针尖对麦芒”来形容。一家是势力雄厚的传统零售业巨擘,另一边是市值破万亿美元的互联网新贵。

今年6月,沃尔玛公司在美国电子商务市场的份额首次超过了eBay,位列第二,仅次于亚马逊。“探花”后来居上,超越了“榜眼”,准备与当朝“状元”开展一场“撕逼大战”!它的胜算有多大?

(图源:百度图片)

沃尔玛电商业务负责人马克·罗尔曾向管理层和董事会阐述这样一个观点:如果沃尔玛想要与亚马逊及其迅速发展的送货服务展开激烈竞争,那么每年都需要投入数十亿美元在新型仓库和物流建设上。

确实,目前亚马逊在美国全境拥有约110个配送中心,而沃尔玛大概只有20个。亚马逊还通过与当地司机进行“Uber式”合作,向2000个特定地区的所有Prime会员免费提供两小时内杂货送达服务。无人仓储、无人机送货,也加入了亚马逊“最后一公里配送”的豪华技术套餐。物流配送中心数量上的弱势,也将会最终影响到商品配送效率,从而影响到客户购物体验。

不过,人们是否真的会因为配送效率弃沃尔玛而择亚马逊,美股研究社认为这倒未必。不同于国内线上零售对线下实体卖场排山倒海式的挤压,美国线下零售与线上零售更多的是分庭抗礼,甚至偶尔还能略占上风。

零售分析公司First Insight分别于2017年12月、2018年9月和2019年9月对约1000人进行的三次消费者调查中,线上巨头亚马逊的消费者比例从80%一路将至40%,而商超巨头沃尔玛的购物比例则从47%增长到了55%。

为吸引更多客户留存并为其提供高质服务体验,沃尔玛推出零售订阅服务Walmart+,以每年98$的价格为其订阅客户提供当日送达和商品折扣服务。

而老对手亚马逊的Prime的每年会员订阅价格为119$,沃尔玛在物流上尚不敌亚马逊,但在会员费上,或许能吸引一部分对价格较为敏感的客户,这对于亚马逊而言恐怕也是一项威胁。

从电商产品选择层面而言,调研公司Jumpshot跟踪了来自全美500个不同电商零售商和平台的约1亿件商品的网购情况,最终报告数据显示:亚马逊在电池、厨房和餐饮配件、家居装修工具、高尔夫相关产品以及护肤品网购上均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

尤其在利润较高的护肤产品网购中,只有9%的市场份额流向了Target(塔吉特)、沃尔玛等大型零售商,其余的通通都被亚马逊收入囊中。

可以说,在商品选择及销售规模上,沃尔玛在与亚马逊的对战中仍处下风。今年六月,美国电子商务市场上,亚马逊以38%的市场份额雄踞榜首,而沃尔玛的这一数字仅为5.8%。

沃尔玛和亚马逊的,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的竞争状况恐怕还将持续。但美股研究社认为,沃尔玛和亚马逊其实是不同维度的公司——亚马逊更多的似乎是一家具有“硅谷气质”科技公司,最大的本体优势还是技术创新。而与之相对的沃尔玛其本质还是零售商,为人们提供最基础的产品服务。

拥有11500家门店的沃尔玛,和手握1.5亿Prime会员的亚马逊,将在风云变幻的资本斗兽场继续斗争!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小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类
未分类

营收连续六个季度上扬 网易有道如何做到增长“有道”?

北京时间8月13日,网易有道(以下简称有道)对外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

北京时间8月13日,网易有道(以下简称有道)对外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今年一季度,由于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需求呈井喷式增长,网易有道一季度的在线课程录得了286.8%的同比增速,一季度的整体业绩表现都还不错。

上半年,好未来、跟谁学、新东方等行业内的一众参赛者也在疫情催生的在线教育风口下,纷纷创下了股价新高。但随着国内疫情的防控得力以及形势的逐步好转,二季度部分线下机构也在陆续的复课当中,对于线上机构来讲,是有可能出现部分线上流量回流的

那么,有道这份二季度财报表现如何?先看下核心指标:

– 净收入达6.2亿元人民币(约8820万美元),同比增长93.1%;其中,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达5.2亿(约7360万美元),同比增长190.0%;在线营销服务的净营收为人民币1.032亿元(约合146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下滑28.1%;

– 归属于公司普通股东的净亏损2.578亿元,同比扩大195%;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有道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505亿元(约合3550万美元),同比扩大191%。

从核心数据的表现来看,有道的这份二季度财报喜忧参半。截至财报公布后的当日收盘,其股价下跌6.31%,报38.6美元。不过,尽管如此,有道在资本市场仍然是被看好的,从年初至今股价已经累涨超170%。近期,有道更是开出高价年薪大抢优质教师,为在线教育的长远发展夯实基础。

但在当前K12赛道的激烈战局下,虽然市场关注有道的长期价值,但眼下持续扩大的亏损压力同样不小。结合当前的行业概况,我们该如何看待有道的这份最新财报?

营收连续六个季度高增长        K12课程充当主要功臣

根据财报数据,这已经是有道连续6个季度实现业务的稳健和同比快速增长了

有道的业务分为在线课程业务和以智能硬件为主的学习产品销售业务。智能硬件业务在二季度保持了同比250.3%的强劲增长,不过,在营收占比中的体量并不大。

有道营收能够持续维持高增长,与其在线课程的持续增长息息相关。二季度,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营收为人民币5.20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793亿元增长190%。这一业务的大幅增长,主要归因于在线课程带来的收入增加。

期内,有道精品课程销售额和学生规模快速增长。有道精品课二季度实现销售额4.6亿元,同比增长215%。K12课程销售额3.1亿,同比增长229%。

一季度时,有道在线课程在疫情的推动下,实现销售额5.2亿元,同比增长286.8%。其中,有道精品课销售额达4.5亿元,同比增长311.9%。

从这些数据来看,有道二季度的在线课程在后疫情时代依然维持了较好的增长态势。在K12的付费人数上,有着相同的表现。二季度,正价付费人次32.9万,同比增长359%。

不过仔细对比看来,不难发现在上面所阐述的数据维度上,二季度的增速均有所放缓。这似乎侧面开始印证,疫情催生的在线教育红利不可持续的说法。

随着疫情的逐步好转,很多受疫情库困扰的行业开始复苏,比如电影行业,线下教育机构的全面复苏也会逐步推进。7月份公布财报的好未来就表示,正逐步恢复各项线下业务;新东方也已有90%的学校实现线下复课。

尽管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渗透,但一旦线下教育机构全面复课,这对于没有线下业务做支撑的有道来讲,将会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压力。届时,在线课程还能否维持目前的高增长,在线付费学生的人数还能否继续上涨,将是一个很大的疑问号。 

行业战局激烈        有道何以逆势提高毛利率?

在线教育市场的激战已是不争的事实,作为有道营收的主要增长引擎的K12赛道,也一直各家的必争之地。

我们不妨看一下新东方、好未来二季度的财报表现:

新东方和好未来二季度的营收分别为9.23亿美元、9.107亿美元,有道8820万美元的营收体量与之相比相差较大。从市值上来看,有道43亿美元左右的市值与新东方224亿美元以及好未来456亿美元的市值相比,不在同一个级别。

而除了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这些耳熟能详的强劲对手,还有不少新的竞争对手在源源不断的赶来。其中,不乏抖音快手等通过拨流量、扶持账号,投融资等助力方式进攻教育领域的流量大王。

据TMI日前发布的数字化时代的K12与学前教育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线上教育机构数量已突破23万家,处于获客红利期的线上教育竞争日趋激烈。在渠道选择上,83%的家长会通过线下了解K12与学前教育机构相关信息,72%的家长会通过线上渠道接触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道将面临更高的获客成本。为了提升有道精品课的品牌认可度,网易有道精品课在今年4月15日还邀请了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出任品牌代言人。财报显示,二季度,有道总运营支出为人民币5.64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892亿元增长198.5%。销售与营销支出为4.45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22亿元增长264.4%,研发、行政等支出费用也持续维持较高的同比增长。

虽然一季度处于疫情红利期,原则上来讲获客成本会降低,但一季度的营销费用却也同比增长了369%。从好未来、新东方等头部企业在营销等费用方面的居高不下也可以窥得,未来行业内的获客成本可能还会继续走高。对有道来说,短期内可能很难对日益扩大的亏损局面进行扭转。

不过,有道的毛利率的增长倒是值得关注。原则上来讲,在日益走高的获客成本之下,有道可能会难以提高毛利率。但二季度,有道的毛利率却提升至45.2%,去年同期为32.9%,环比一季度的43.5%,也有所提升。这从侧面反应了市场对有道产品的认可和肯定。

但长远来看,在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水涨船高的获客成本压力下,毛利率的提高可能并不是说服资本市场的长久之计。而且,不要忘了,在线教育赛道烧钱的通病一直是被市场所诟病的,有道的盈利难题短期内仍难以交出答案。

高举“师资”大旗           是“实干”还是“噱头”?  

师资力量对于教育平台来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道对于名师的重视早有迹可循,此前有“同道计划”,如今更是大张旗鼓高薪招聘优质师源,对师资力量的储备一定程度上透露了有道对未来布局的长远眼光。

后起之秀跟谁学一直主打名师大课班;字节跳动旗下清北网校以清北背景一线名师授课为卖点,今年更是以“200万元年薪,上不封顶”的条件,招聘具有丰富教学经验、名校毕业的网课教师;抖音、快手等互联网平台的传播效力更是进一步放大了名师效应。

一直以来,在广大家长的心中,“名师”“好老师”是被热捧的标签。想必有道也是想借助这一点,获得受众群体的信任和青睐。但有道的这步“名师效应”棋是否有效,还有待市场验证。老牌巨头新东方推出了“新东方、老师好”的口号,已经在试图淡化名师概念。

不过,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需求激化的背景下,包括传统院校均尝试使用线上课程来保证教育计划的推进。有机构预计,2020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突破3.5亿人,市场规模或达4868亿元;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有望超8000亿元,2020至2025年复合增长率达11.4%。

于有道而言,仍然有足够的时间去抢夺这块市场蛋糕。此外,有道在智能产品方面的营收,虽然体量小,但也是有看点的。二季度,有道智能学习产品收入达到8640万元,同比增长250.3%。

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等产品的多年积累已经为有道带来了规模庞大的用户池,王牌工具产品规模流量的有机转化也是有道在线课程的一大重要获客来源。事实上,这也是有道智能产品的重要作用所在。在未来5G大时代里,有道或许可以借助这些学习工具产品打造用户在平台的良性循环。有道后续的具体走势,美股研究社仍将持续关注

作者  高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小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